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原創】煙火

6年前,一次偶遇之下,她認識了她。只是一切都像煙火一樣,雖然燦爛,卻非長久。

————————————————

今天她——Mika,22歲,滿身瘡夷走過了這6年,如果有心臟的透視圖,大概那上面充滿了各種傷疤。這6年不好過,家人初時總是不體諒,對著滿臉淚水的她只是嫌煩,呼喝幾聲要她別哭。她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不開心。


誰知道她真的有想過要殺死自己。


止痛藥吃多了能死嗎?不,劑量不足還得進醫院洗胃。那麼能用繩子了結這一切嗎?不,如果衝力不足令頸椎沒有骨折的話,光是半天吊著也已足夠難受了。她找盡一切辦法想要死的舒舒服服,但死亡從來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所以沒過多久她就放棄這個念頭了。很快...

【腐界戰線】日常(1)【札雷?/ALL雷?】

*歡樂向日常

*札雷向,部份是ALL雷

原定的休假在12點來臨前的兩小時突然結束,據說是有緊急任務,遊戲玩到一半也只好跑著出門。但是這次的敵人實在太難纏了,即使萊布拉全員出動,也在將近清晨時份才完成任務,部分成員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家休息,不過雷歐納魯多隔早還得替克勞斯做些差事,況且這裡離公寓也遠,乾脆回去萊布拉睡沙發吧。

「唉,好累。家裡電視機還開著,要是被房東發現了就……」雷歐納魯多嘆了一口氣。回到萊布拉時裡面空無一人,雷歐納魯多從櫃子裡翻出一張被子,然後便躺在沙發上睡起來。他早就是萊布拉的沙發常客了,曾經因為被逼遷或是公寓被炸掉而無家可歸,克勞斯覺得實在太可憐了,就讓他在萊布拉借宿。早...

【腐界戰線】You Spin Me Round【札雷】

*原曲是Dead or Alive的You Spin Me Round (Like a Record),嘛最近落坑偶然覺得這首曲風跟動畫挺搭的,是80年代英國的把妹歌,建議聽一下所以我們可以一起嗨(?????)

*扎布視點

*超鏈接要是看不到的話留一下言我看看用別的平台行不行

*可能會有點OOC (遠目)

—————————————————————————————

「什麼嘛,原來你不是喬尼.蘭斯迪嗎?」

「……是是是!我是蘭斯迪!!請救救我!」


雖然之後被旦那責話了好一會兒,但老實說沒有這一天的話,大概萊布拉還是像以前一樣,比今天少了好些歡樂吧。


之後偶爾也會有空閒的日...

當初玩完伊媽DLC的時候就覺得「啊,好像真的完結了。」的感覺

也真的很不確定IF路線是不是就這樣算了。啊啊啊啊結果Royal Edition要來了是IF路線的完整版!!!!!!!!!!!!!(跳跳)

跪著付錢,連著膝蓋送給SE了。

【FFXV】眠【諾普】【短篇】

好像每個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的體驗。當你一張開眼睛的時侯,那無力感便從心頭湧上,一瞬間,你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想加以思考。然後你就坐在床邊發呆,直至你意識到自己因為沉醉在這樣的狀況下而遲到,才會慢慢的回過神來。


只是,這一次Prompto真的累了,他累的醒不過來。


他把床上的被子拉近了些,早晨吹來的風有點冷,讓他縮了縮身子。他乾脆把被子披在身上,然後又往床上倒去。不想出門了,不想上學了。他想。
如果就這樣一直睡下去,會有人發現自己嗎?會有人擔心自己嗎?
Prompto抬頭看了一下掛在衣櫃前的制服,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他很抗拒上學。懶洋洋的伸手在床舖裡面翻找出手機,啊,已經是八點了。手機屏幕...

今天試了一下白塗り的妝容,上一次用人體彩繪的顏料已經是2年前了,一時沒集慣所以這次的妝容比較普通

我說。這個王子這麼可愛,不廚對嗎???????????

昨天晚上玩完了伊媽的DLC,結果今天頂著一雙浮腫的眼睛上班。昨晚也夢見了伊媽,一覺醒來覺得好揪心。一個玩DLC比玩本篇還哭的利害的節奏。

流著兩行淚水、拿著控制器,我一邊玩一邊哭著說「伊媽啊!!!!!我要寄刀片!!!!別擋我!!!」


所以今天同事都不敢打擾我。(大概眼睛真的腫了,雖然我沒感)

沒有在好好更新文章的原因。


昨天晚上幫男朋友縫好星期天要用的鞋套以後真的累趴了,突然想起是伊媽DLC的公怖日,幸好一早買了季票!!!!可是下載等了好久然後跑去玩線上模式遇到普了!!!!(跳跳)

半夜12點多坐在沙發前狂叫。(吵)

是說伊媽DLC的諾也太萌!!!!!!!!!!!(可是還沒有玩因為到我要去睡了才剛下載好)

【FFXV】手機情人【諾普】

*平行世界設定?

----------------------------

「喂Noct!給我好好的走路!」Gladiolus有點生氣的斥罵了Noctis一聲,他見對方沒把自己的話聽進耳內,便跑到對方身前搶走手機。「啊……還我啦Gladio!」比對方矮的Noctis伸長了手想要搶回手機。「這就是你正在沈迷玩的手機遊戲哦?」Gladiolus戳了戳手機屏幕,只見手機世界裡的金髮少年有點生氣的鼓了鼓腮,「我們的王子進入思春期了?你不是喜歡那種嬌滴滴的女生嗎?」他把手機遞給Ignis看。「拿開。」一眼都沒瞧的Ignis撥開了Gladiolus拿著手機的手。「什麼思春期!給我閉嘴!」惱羞成怒的Noctis...

補個上妝照,裙子在落櫻家訂造的,顯胸大很美好。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