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眠【諾普】【短篇】

好像每個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的體驗。當你一張開眼睛的時侯,那無力感便從心頭湧上,一瞬間,你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想加以思考。然後你就坐在床邊發呆,直至你意識到自己因為沉醉在這樣的狀況下而遲到,才會慢慢的回過神來。


只是,這一次Prompto真的累了,他累的醒不過來。


他把床上的被子拉近了些,早晨吹來的風有點冷,讓他縮了縮身子。他乾脆把被子披在身上,然後又往床上倒去。不想出門了,不想上學了。他想。
如果就這樣一直睡下去,會有人發現自己嗎?會有人擔心自己嗎?
Prompto抬頭看了一下掛在衣櫃前的制服,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他很抗拒上學。懶洋洋的伸手在床舖裡面翻找出手機,啊,已經是八點了。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約十多通未接來電,全都寫著Noctis的名字,最後一通是七點四十五分的。大概是沒等到Promtpo所以先走了,畢竟Prompto偶爾也會遲到,Noctis並沒有特別擔心。


啊,好想睡。


不管怎麼用力就是張不開眼睛,不管怎麼用力就是爬不下床。棉被緊緊的包著Prompto的身體,就像溫暖的陸行鳥一樣,軟綿綿的。不到五分鐘,Prompto很快又回到睡夢鄉中。他夢見了很多很多事情,有關於自己的,也有關於「他」的。嘴角下意識的向上揚,然後輕輕的呼喚了他的名字。「Noct……」那是一個優雅的名字,然而出在Prompto口中卻多了一份甜味。只是,現實中的Prompto總是害怕親友會發現這愛稱對自己來說有別的意義。--親密的、特別的意義。


Prompto伸出了雙手,抱緊了夢中的Noctis,而對方也很溫柔的摸了摸Prompto的金髮。猶如撒嬌般的蹭了蹭懷中人,Prompto把頭靠到對方的胸前,撲鼻而來的是他熟悉的味道。那不是洗髮精的味道,因為他的親友不喜歡香氣太複雜的香精。那更不是激烈運動過後的汗味,因為他的親友除了釣魚和訓練以外,根本就不會做運動。那是每個人獨有的味道,天然的、獨特的味道。或者以科學的角度來解釋,就是人體散發出來的荷爾蒙吧。即使閉上了眼睛,也能靠這氣味來分辨是誰。臉頰碰上了Noctis的衣物,那上面總是有著清新的氣味,是Ignis每天細心為Noctis清洗衣服的證明。布料並不粗糙,但也不如絲綢般順滑,隔著薄薄的布料還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Prompto慢慢的張開了眼睛,映在眼前卻是模糊的一片白色。「嗯?」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好讓視線變得清晰一點。


「早安。」


Prompto抬頭一看,發現親友早已躺在自己身旁,一手摸著自己的頭髮,另一手則搭在自己的腰間上。「N、Noct?!」眼前的Noctis還穿著制服,陽光穿過窗簾的隙縫射在對方潔白的襯衣上。「你是怎麼……」話還沒說完,Noctis便用雙唇堵住Prompto的嘴巴。「你忘了之前給我的後備鑰匙了?」微微一笑的Noctis從口袋裡拿出了鑰匙搖了搖說。「睡公主翹課了,王子當然要來喚醒睡公主啦。」Prompto又翻出手機,仔細一看,原來早已經是十一點了。「王子不也翹課了嗎?」皺了皺眉的Prompto用手指截了截眼前人的胸口說。「等等,我可沒答應要當你的公主哦?!」他伸手捏住Noctis的臉頰。「初吻都被我奪走了,還敢說不要當我的公主。」Noctis把玩著手上的鑰匙,語氣有點平淡的回答。Prompto一把便抓著對方的衣領,原本被燙得筆直的襯衣也因此變得皺巴巴了。


「我把它奪回來就好了!」


像是賭氣一樣的Prompto親吻了自己的親友。而對方也回應了Prompto的吻。就這樣的重覆著,雙方都好像確認了點什麼,當他們因為累了而停下來的時侯,視線對上的一刻兩人都笑了起來。


「去吃點什麼吧,我餓了。不然我要當大野狼吃掉你囉。」

「啊,Noct好色!」

--------------------------------

。後記

我也想一直窩在被窩裡不起床啊。(遠目)

评论(4)
热度(26)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