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腐界戰線】You Spin Me Round【札雷】

*原曲是Dead or Alive的You Spin Me Round (Like a Record),嘛最近落坑偶然覺得這首曲風跟動畫挺搭的,是80年代英國的把妹歌,建議聽一下所以我們可以一起嗨(?????)

*扎布視點

*超鏈接要是看不到的話留一下言我看看用別的平台行不行

*可能會有點OOC (遠目)

—————————————————————————————

「什麼嘛,原來你不是喬尼.蘭斯迪嗎?」

「……是是是!我是蘭斯迪!!請救救我!」


雖然之後被旦那責話了好一會兒,但老實說沒有這一天的話,大概萊布拉還是像以前一樣,比今天少了好些歡樂吧。


之後偶爾也會有空閒的日子,某天旦那在聽的廣播節目播起了80年代的歌曲,然後我就躺在沙發上等著你買外帶回來。


—If I, I get to know your name(如果我可以得知你的名字)

—Well if I, could trace your private number, baby(如果我能追查到你的電話號碼,寶貝)


「我回來了——。」你提著一個紙袋,裡面裝著我叫你去買的漢堡和飲料。語氣平淡的你似是對跑腿工作有些不滿。
「是想餓死本大爺嗎你這小鬼?!」我一手搶過紙袋,拿起漢堡大口大口吃起來。「啊,竟然是這首歌。」你聽到正在播的歌曲,臉上露出了笑容。「克勞斯先生喜歡這個年代的歌曲嗎?」說畢便跟隨著節奏哼起歌曲,小跳步走向了收音機把音量調高了一點。「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呢,雷歐納魯德君知道這首歌?」旦那微笑看著你的舉動。「嗯!父親經常在家中哼起這首歌,雖然我也不太清楚歌詞的意思,但是我很喜歡它的節奏。小時侯,米歇拉還會隨著這首歌跳舞呢。」坐在你肩上的索尼克此時蹭了蹭你的臉頰,而你也摸了摸他的頭。


—All I know is that to me (我只知道對我來說)
—You look like you're lots of fun (你看起來很有趣)
—Open up your lovin' arms (張開你熱情的雙手)
—I want some, want some (給我一點愛,給我一點)


我叼著漢堡,靜靜的看著你靠在收音機旁聽歌的樣子。

『什麼嘛,一副得意的樣子。』

然而我卻很在意。大概認識了你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心情這麼好,然而這笑容卻令人感到悲傷。雖然我談不上是個大叔,但我在赫爾沙雷姆茲·羅特待久了,見過的人多的我已經可以分辦他們的情緒了。像是半魚人那傢伙,其實他也沒什麼表情可言,但我總是一眼看穿他在想什麼啊,別看他總是板著臉,如果偶爾有美術展或者文學展之類的活動要舉辦的話,他還會高興得眼睛都瞇起來。至於雷歐陰毛頭嘛,雖然這小鬼總是瞇起眼睛裝得像個大人一樣,但是平日總給人一種很樂天、沒有煩惱的感覺。

「--布先生?札布先生!」你大聲的呼喚我,然後我才回過神來。「有緊急任務啦,快把漢堡吃完趕緊出門吧。」我支支否否的「哦」了一聲,便把手上還沒有吃完的漢堡扔進垃圾箱裡。

-----------

我掏出鑰匙把機車發動起來,而你則坐在我身後把安全帽帶上。「吶我說,你什麼時候才要買一台機車。別總是搭我的順風車啊你這小子!」我邊說邊向著目的地進發。「啊?!你以為剛才的漢堡是誰出的錢?倒是札布先生你啊,每天的午餐都是用我辛苦賺回來的錢,自己領的薪金卻花在別人身上。嗯我說的別人就是某些女性群體,你知道我在說誰的。」你突然用力往我的頭巴去,「所以我買不起機車是誰的錯?混蛋前輩。」啊你小子,想翻車就說啊。然而我還沒來得及開口,或者在我能反應過來之前,一顆飛彈就這樣炸飛了我們正在坐的機車,……我的愛車。我一手抓著你的衣領,然後把你瘦弱的身體搭在肩膀上便跑走了。隨便找了個後巷躲起來,我把失去意識的你放到地上。

「喂魚類!雷歐那傢伙暈過去了,任務要怎麼辦啊?」我撥了個電話給半魚人師弟。「雷歐君他沒大礙吧?!克勞斯先生不是吩咐你好好保護雷歐君嗎!」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杰德嘶哮的聲音,我才是前輩啊,還沒有輪到你這個後輩來教訓我!!「大爺我的機車被炸了!!!」「這不是重點吧!要是雷歐君因為你的大意而受傷,你可是要好好負上責任啊!」「什麼負責任不負責任的?!講的好像那傢伙是個女人一樣!」當我還忙著跟半魚人吵架時,我依稀感覺到身後的視線正凝望著我。「……先不說了,再聯絡吧。」我掛了通話,轉頭一看,你只是靜靜的盯著我看。「哦,雷歐!沒、沒受傷吧,哈哈?」我試圖以乾笑蓋過這尷尬的氣氛,而你並沒有回答,只是站起身把衣服上灰塵拍掉。「走吧。」你有點冷淡的說。


糟糕,該不是惹你生氣了吧。我想。

----------

任務結束過後,回到萊布拉總部的我們還是像以往一樣把報告書寫完交給史蒂夫。只是今天史蒂夫好像對我寫的報告不太滿意……。

「札布。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這份報告書的內容。」史蒂夫露出了『那個』招牌笑容,「『平日的話,如果有危險的時候就算用抱的都不會抱怨,但是今天連普通的觸碰都被拒絕,像是抓著手腕之類的都不行。目標好像是在醒來之後就一直維持這種狀態,即使是對話也是在五句以內完成的。嘗試以陰毛頭、童貞等稱號呼喚目標,平日都會生氣的回罵,但是今天卻沒有反應。狀態異常,超異常的!!』……這些都是什麼呢?給我重寫!」然後我被史蒂夫用文件狠狠的巴頭了。


當我完成報告書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而你也早已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我走到沙發前,把夾克脫了披在你身上。「喂,史蒂夫。可以借我點錢嗎?」「才剛領的薪金已經花完了?不借。」「不是啦!你看,我的機車都被炸飛了,就先借我點錢嘛!」幾經辛苦才向史蒂夫借了點錢,我特地去買了你喜歡吃的起司披薩,希望你別生我的氣。雖然我也不是很在意你的想法。


—All I know is that to me (我只知道對我來說)
—You look like you're lots of fun (你看起來很有趣)
—Open up your lovin' arms (張開你熱情的雙手)
—I want some, want some (給我一點愛,給我一點)

—You spin me right 'round, baby, right 'round (你讓我團團轉,寶貝,團團轉)
—Like a record, baby, right 'round, 'round, 'round (就像唱片一樣團團轉,寶貝,轉啊轉)
—You spin me right 'round, baby, right 'round(你讓我團團轉,寶貝,團團轉)
—Like a record, baby, right 'round, 'round, 'round(就像唱片一樣團團轉,寶貝,轉啊轉)


回到萊布拉時,你才剛睡醒,你直直的盯著我的夾克看,似是不解它的存在一樣。「醒來了?」我把披薩放在桌子上,「寫完報告書幹嘛不回家。」我伸手揉了揉你一頭亂髮。「你管那麼多幹嘛?你哪來的錢買披薩,該不會是趁我睡著的時侯偷我的錢了?」你翻出錢包數了一下裡頭的鈔票,數了一次又一次,然後你驚訝的抬頭看著我。「你快說,你在披薩店搶了什麼?店員沒受傷吧?」「……誰要搶啦!老子真金白銀買回來的!」說著,我把一片披薩塞到你口中。「快吃!吃完給我回家好好休息。」你聽了以後便默不作聲地吃起來。而我只是坐在一旁、撐著頰看著你吃。等你吃飽了以後,我便拉著你的手走到大門前。「幹嘛!放手啦!我又不是女人。」你有點生氣的說,只是最後那一句話你說的特別小聲。啊啊,果然是因為這件事生氣了,真麻煩。我一手摟著你的腰,也不管史蒂夫他們怒氣沖沖的視線,打開門便離開了萊布拉。


—I, I got to be your friend now, baby (我,我要和你當朋友,寶貝)
—And I, would like to move in just a little bit closer (然後我希望我們能變得親近一點)


你連掙扎的心機也沒有,所以去你租住的公寓路上還頗輕鬆的。

----------

老司機要開車囉


—END.

评论(3)
热度(22)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