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壞習慣【諾普】

因譯名隨著遊戲版本不同,所以會使用角色的英文名字,請見諒!


Noctis還記得那個晚上,那個Prompto對自己說出真心話的晚上,他們沒有喝酒,也不是在玩真心話大冒險,但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在討論那種事情。「我啊,表面上很像很活潑、很樂觀的樣子,但我心裡總是覺得很不安,我很想追上大家……」他記得Prompto苦笑著對自己說,「我很想變得像Noct一樣。」Noctis那晚只是叫對方不要改變,只要維持像現在一樣就好了,但Noctis很清楚那傢伙根本沒把話聽進去。每次Prompto一緊張起來,就會不自覺的揉弄自己的手指,直至手指都被揉得發紅了,Prompto自己都沒發現這種行為。



「Prompto,你在想什麼。」Noctis看著坐在前座的Prompto,看見那快破皮的手指他就覺得不耐煩了。「咦?啊啊,沒什麼……Noct為什麼這樣問呢?」Prompto歪了歪頭,他不太懂對方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問自己。是我做錯了什麼嗎,他想。「別弄了。看得我很煩。」Noctis撐著頰,視線轉向遠處的小鎮。「什麼?我有在弄什麼嗎?」Prompto這下也慌了,「N、Noct生氣了?」他轉身想要擠向後座那端,結果只是換來Gladiolus的一聲責罵。Noctis並沒有回應Prompto,「我累了,Ignis,今天就到這裡吧。」Ignis看了下手錶,這才11點呢,也太早了吧?「Noct,現在還早著呢。」透過後視鏡,他看著Noctis說道。「那現在去雷斯塔倫吧。反正也在這附近,我想在那邊的旅館休息。」Noctis冷冷的回答。三人都知道今天的王子不好惹,Ignis只好靜靜的駕車,而另外兩人,一個則是讀起書來,一個則是玩起手機遊戲,整個旅程都意外的安靜。



車才剛停好,Noctis便立刻跑下車,一手便拉起Prompto。「我們先去旅館那邊看看有沒有房間,Ignis和Gladiolus要不要先去買點材料準備晚餐?」兩人還沒開口回答,Noctis便已經拉著Prompto跑走了。「Noct!那孩子,到底什麼時侯才會像個國王!」Ignis站在原地看著兩人漸遠的身影,有點生氣的說。「讓他們兩個自己處理吧。走吧,我剛好要去買點補給品。」Gladiolus拍了拍Ignis的肩膀,便轉身走向油站的商店。


「嗚哇!Noct!」聽到剛才Noctis的話,讓Prompto面紅起來,腦海盡是想像著Noctis要對自己做些什麼,到底是要痛扁我一頓,還是要做那種事情?!「等、等等!Noct!你要帶我去哪裡?」他用力想要讓Noctis鬆開手,但對方反而加強了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像是怕自己會突然跑走一樣。「我、我還是個處男啊!請對我溫柔一點!!」得不到對方的回答,Prompto緊張得快要哭出來了,卻又因為對方不肯鬆手,於是只能被對方一直拉著。聽到「處男」這兩個字,Noctis努力的忍著不讓身後人發現自己偷笑,他沒想到對方的反應會這麼有趣啊。身後的Prompto越是要掙扎想逃,Noctis就越是不放開手,還越走越快。到達旅館的二人辦了入住手續後,Noctis便拉著Prompto走往房間去。Noctis拿出了房間鎖匙,把門打開之後便把Prompto推進房間裡去,他把房門鎖好之後,便朝Prompto走去。「Noct…?」Prompto被嚇的不斷往後退,直至他那纖瘦的身軀碰到衣櫃後才停下。眼前的摯友像變了個人似般,「Prompto……」那溫柔得像要把自己融化一樣的聲音正低聲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呼出的熱氣在Prompto耳邊停下,那蘇麻的感覺讓Prompto站也站不穩,本能反應讓他伸出了手扶住對方的肩膀好讓自己站好。Noctis見對方的反應如此有趣,又忍不住想要欺負身前人。本來Prompto就比Noctis矮了,現在被對方「壁咚」,更顯得自己細小了。Noctis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把臉湊近對方耳邊,他輕咬了下對方的耳。「噫!!」搭在Noctis肩上的手稍微用力抓緊了點,「Noct!不行!」Prompto像是責備對方一樣小聲的說道。「為什麼不行?」儘管自己的親友這樣說,Noctis也沒有加以理會,反而伸出了舌頭開始「攻擊」對方的耳朵。「哈、哈啊!」Prompto又再抓緊了點Noctis,好害羞啊,他想。於是,他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好奇怪,如果被Noctis討厭了那要怎麼辦?「別擋住。」Noctis撥開了Prompto的手,Noctis往對方的唇上親了一下。「過來。」他伸手牽住Prompto走往床邊,示意對方坐下。「Noct?!我、我還沒有準備好要做這種事!因為……在我心中Noct是我的摯友啊。」Prompto鬆開了牽著Noctis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哈啊?誰要跟你做那種事啦!手,伸出來。」Noctis脫下了對方的手套,然後熟練的給Prompto包紮。「欸…?」Prompto有點不理解對方的動作。「你啊,每次有些什麼在想又不敢說的時侯,總會在那邊揉弄自己的手指。你看,都快破皮了。」Noctis伸手拍了拍對方的頭,「這是Prompto的壞習慣。就像我不喜歡吃蔬菜一樣。」

「我的…壞習慣?」Prompto歪了歪頭,「好像也是呢。不自覺的就會這樣呢。……啊,說起來,Noct剛剛親了我吧?!」Noctis被逗的發笑,「怎麼現在才發現啊!」「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有點不相信發生了「那種事情」的Prompto有點激動的問道。「好像是,又好像不是?」Noctis像是不在乎般的說道,「總之和現在一樣就好了?」說畢,Noctis便撥了個電話給Ignis,「我餓了,快點回來吧,已經拿到房間了。」



後記。

寫的好隨便的結尾,因為我想睡覺了,第一次使用Lofter,好像沒有先存為草稿的功能?只好快點寫完去睡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OOC抱歉~~~(跑走


评论(5)
热度(15)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