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結婚式【諾普】

聽著Piano Collections突然就想到這梗了!!!知道是沒可能的事,但是很想讓兩小口結婚啊。(遠目

作者表示:你有看到我嗎,我是在台下亂起哄的賓客之一。(不


————————————————————————————————

「Prompto?準備得怎麼了?」Ignis輕輕的敲了敲門,只見Prompto站在鏡前有點緊張的樣子,他上前走到Prompto身後,「你看,領子都反了。」他伸手幫Prompto整理。「Ignis,我是在發夢嗎?」Prompto從鏡子看著幫忙自己整理著禮服的Ignis,然後又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他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胸袋裡放的是一隻小陸行鳥的玩偶。別人帶的都是襟花,自己卻是帶著陸行鳥。可是他的王子說,喜歡就好了,誰不喜歡的話我讓他搬到王都以外的地方去。Ignis讓Prompto轉過身來對著自己,然後伸手幫對方整理領帶。那是一條寶藍色的領帶,就像Prompto的眼睛一樣。「沒有。這婚禮都準備了好幾個月了,怎麼會是假的呢?」Ignis打量了一下眼前的Prompto,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鬆一點。


另一邊廂,Noctis站在鏡子前,身後的Gladiolus正幫忙王子整理著衣服。Noctis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西裝,打了條藏藍色的領帶,胸袋裡放了一隻黑色的小陸行鳥玩偶。「我們家王子長大了囉,終於要娶個老婆了。」Gladiolus整理好Noctis的衣服後,揉了揉Noctis的頭髮。他在想,眼前的王子好像還是那個小時侯的他,那個拿著木劍和自己訓練的他,那個動不動就說不上學的他,那個在旅行中常常嚷著要睡覺的他。「你要當人家婆婆嗎?」Noctis不懷好意的笑著說。「當人家婆婆的是Ignis吧?!Ignis還特地去新娘房間替人家整理衣服呢?我是當人家的公公啦!」Gladiolus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別鬧了,快去準備!」他拍了拍Noctis的背,然後便走出了房間。Noctis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專心一點。「好,走吧。」



婚禮的地點是王座前,Noctis早就到達場地了,看著身後的賓客正用期待的眼光看著自己,他也有點緊張起來了。雖然Prompto的禮服是兩人一起選的,早就已經看過好多次了,但Noctis腦海中卻不斷想像著穿上禮服的Prompto的樣子。別人都說,結婚的時侯腦海會一片空白,即使那被捧著的花球和那禮服已經看過千百萬遍,真正進行婚禮的時侯總會顯得與別不同。「時間到了,婚禮將會正式開始,請各位賓客肅靜。」Ignis搖了搖手上的搖鈴,並示意賓客婚禮的開始。「非常感謝各位今天抽空出席Noctis殿下與Prompto殿下的婚禮,現在有請新娘出場。」


兩位警備隊的人員打開了大門,映在賓客眼前的是穿著白色西裝的Prompto,他手上捧著了由白玫瑰製成的花球。Prompto勾著Gladiolus的手,慢慢步進婚禮場地。卡奇色的鞋子踩在紅地氈上,婚禮進行曲也開始演奏。在場的賓客都鼓起掌來,白玫瑰花瓣像是女神的祝福一樣散落在婚禮場地內。Noctis看到眼前的Prompto驚訝得說不出話,他覺得現在的Prompto好美。Gladiolus引領著Prompto走到Noctis面前,他把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交給了Noctis。「以後可不能欺負自己的妻子哦。不然我會代替Prompto教訓你的。」Gladiolus向Noctis說。「知道了啦。」Noctis緊握著Prompto的手,然後轉身面向Ignis。Ignis當初堅持要替Noctis當證婚人,「我是王的隨從,而且,我也見證著Noct的成長。請讓我為兩位證婚。」他是這樣說的。「請兩位新人唸出宣誓。」Ignis示意Noctis和Prompto。


「我——Noctis Lucis Caelum,願意娶Prompto Argentum作為我的妻子。」Noctis看著Prompto說。Prompto記得,就是Noctis這份認真吸引了他,平常的Noctis總是不怎麼在乎身邊的事情,可是偶爾也會很認真呢。像是之前去王之陵墓的時侯,那眼神總是吸引著Prompto。那也是為什麼Prompto很喜歡為Noctis拍照。「我——Prompto Argentum,願意嫁Noctis Lucis Caelum作為我的丈夫。」他看著眼前的Noctis說。本來就是愛哭鬼的他,淚水早已經忍不住哇啦哇啦的流下來了。「喂!幹嘛突然就哭了!」Noctis有點緊張的伸手給Prompto抺走眼淚。台下的賓客又再一次鼓起掌聲。「咳咳。請肅靜。現在有請兩位新人為結婚證書簽上名字,然後交換戒指。」Ignis又搖了搖手上的搖鈴說。兩人在結婚證書簽上名字後,Gladiolus便捧著裝著戒指的戒枕走到兩人身前,那上面是一隻小陸行鳥抱著兩隻戒指的模樣。Noctis取下了戒指,為Prompto帶上。「把眼淚擦擦啦。」他從西裝的胸袋裡取出了一條手帕,為Prompto抺去淚痕。Gladiolus把戒枕遞給Prompto,然後Prompto也取下了戒指,有點笨拙的為Noctis帶上。交換戒指的儀式結束了,台下的賓客開始起哄:「接吻!接吻!」讓Prompto面紅得像個蘋果一樣。Noctis伸手撫上了Prompto的臉,「告訴我這不是夢。」然後吻上了Prompto的唇。「……這不是啊!」Prompto笑著說,然後又親了Noctis。


婚禮已經完滿結束了,Noctis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支小陶笛吹響,一隻白色的陸行鳥從外面跑到王座前,他讓自己的愛人先上鳥,等對方坐好了才坐到對方身後。「回去小睡一會吧。晚點還有晚宴呢。好睏——」說畢便騎著陸行鳥離開了婚禮場地。


那天晚上,他們一起跳了第一支舞,喝了第一杯紅酒。「好無聊。」因為Noctis這樣說了,兩人便在晚宴途中偷偷逃跑了,然後騎著陸行鳥到湖邊看著月光聊天。當然,熱愛釣魚的Noctis不忘在湖邊釣了好一會兒魚,讓他的新婚妻子無聊得靠在陸行鳥身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王宮的兩人都被Ignis狠狠的說教了一頓。

————————————————————————————————————


後記。

為兩小口辦婚禮是我的夢想。我完夢了。(不

之前有在P站看過諾普的同人圖,騎著陸行鳥的二人超可愛(而且是穿西裝禮服)!!如果有找到會附上圖和ID的!

又是短文的長度,因為好累。(咦喂

被王子同化了哭哭。(常常覺得好累

然後是Ignis媽媽有在婚禮途中偷偷擦眼淚哦,為自己的兒子們感到驕傲以及為兒子們的成長覺得感動的媽媽。Gladio爸爸趁機表白哦。(不過只有跟Noct說。)

评论(2)
热度(19)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