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但是你沒有。(1)【諾普】

*這次是聽Melanie Martinez的歌而想到的,Melanie的歌很好聽,大概已經聽了半年了,雖然歌曲的節奏有點像童謠,但歌詞都是偏黑暗風!我個人特別喜歡Mad Hatter, Sippy Cup和Soap這三首!(其他都很喜歡TT!!!)

*設定為: 進入水晶後的Noctis+回到Hammerhead的Prompto

*Prompto視點

——————————————————————————————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不是帝國的人,我們是不是就不用落得如此田地。

如果你不是別人親愛的王子殿下,我們就是不是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每天只管吃喝玩樂。

我親眼看著你被吸進水晶裡面,不管我們三個怎麼做,就是不能把你救出來。

「如果水晶因此碎裂了,Noct也許就不能回來了。」Ignis說。所以我們駕著雷格里亞回到鎚頭鯊去。

等吧,也許哪一天你會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呢?

但是你沒有。



高中的時侯,每次看到你的時侯,我總覺得心裡面好像有些什麼不同了。我漸漸的不知道要怎樣面對你。

有一次,我帶著耳機聽音樂,你說你也想聽,然後便伸手到我耳邊想取下一邊耳機。我嚇得拿著書本就拍走你的手。「痛。」你摸了摸有點發紅的手背,皺著眉的樣子似是生氣又像是失望。當我反應過來的時侯,我已經抓著你的手跟你道歉。意識到這種觸碰後,我又放開了抓著你的手。「幹嘛?你最近很奇怪啊……」你摸了摸後腦說。我搖了搖頭,沒想到要怎樣回應,我怕你會知道我對你的心意,怕你知道以後會遠離我。「沒事!」我笑了笑說,然後裝作要去洗手間便跑走了。我慢慢步出課室,走往洗手間的路途上腳步越來越快,我跑進洗手間後隨便找了個廁格走進便關上了門鎖上。

眼淚不自控的流下,我用毛衣的手袖抺去眼淚。「好奇怪啊,怎麼哭個不停。」我笑著說。剛抺去的眼淚再度落下,滴落在地板上。對呢,我真的好奇怪。我怎麼會喜歡上一個男生,一個被視為王都將來的王的男生。「……開什麼玩笑。」我坐在坐廁上,抱著腿。心裡面像是一堆毛線一樣,你想要去整理它,它卻只會越纏越緊,當它纏成一個毛線球的時侯,那上面已經堆積了好多個結,解也解不開,必須用剪刀把所有結剪斷,那才會變回一堆毛線,但那也已經不再是一開始的「那堆毛線」了。我沒有勇氣回去課室,我怕,我怕你會擺出一副擔心的臉看著我,我怕我會當著這麼多人面前哭出來。那一天,我整天坐在洗手間裡哭。


我以為你會來找我,但是你沒有。


畢業以後,我們偶爾會出來聊天,會出來逛逛,會陪你釣魚,你也會陪我到處拍照。有一天,你有點腼腆的把一個信封遞給我。你說你要結婚了,叫我也要來。我打開了信封,那上面寫的是你和Lunafreya殿下的名字,而不是我的。「來當我的伴郎吧。出國旅行就靠你保護我了囉。」你說。從你的語氣中,我聽得出你對於結婚的事情感到很興奮。我乾笑幾聲,隨便說了點話答應你會陪你。你聽了之後很高興,一手搭著我的肩膀說著要帶什麼釣具出國,其實我根本都沒在聽。「恭喜你呢,Noct。」我擠了個有點生硬的笑容說。你告訴了我出發的日期,還叮囑我要多點訓練,免得旅程途中被使骸攻擊受傷了。我點了點頭,但是我待不下去了。「那個,Noct,警備隊那邊還有點訓練要做,我要先走了。」沒等到你跟我說再見我就已經跑走了。我回到家裡,才剛關上門,雙腿已經發軟。我靠在門邊坐在地上,屋內沒有開燈,我就這樣坐在地上看著窗外的夕陽發呆。我哭不出,流不出淚。

————————————

TO: Prompto

FROM: Noct

TITLE: 沒事嗎?

— — — — — — —

怎麼突然跑走了。(´-ι_-`)

就這樣拋下王子殿下一個人在河邊看日落對嗎?叫Ignis來打你屁股哦。(ㆆᴗㆆ)

-Noctis Sama

— — — — — — —

—————————————

我拿起手機,是你發的信息。看完以後,我隨便回覆了一句「遲到的話警備隊的前輩會打我屁股。・゚・(つд`゚)・゚・Ignis會輕輕的打不是嗎?前輩們很可怕呢ε=ε=ヾ(;゚д゚)/ 要先訓練了晚點再談!」便把手機關掉,然後把手機扔在沙發上。我看了看掛在玄關前的鏡子,我不自禁的笑起來。我爬到鏡子前看著鏡中的那個我。「你看你多麼可笑!!」沒考慮會不會受傷,我一手便鎚打在鏡子中。鏡子碎裂了,碎片掉落在玄關的地上,我從鏡子的碎片看了一眼那可憐的自己。「嗒、嗒。」血液從我未鬆開的拳頭上滴落至地上,把那個我的倒映染成了紅色。我脫了鞋便走進洗手間內,打開水喉沖了沖手上的傷口。鮮血不斷的從傷口流出,但我卻不覺得痛。

—————————————

— — — — — — —

TO: Noct

FROM: Prompto

TITLE: 【悲報】Prompto Argentum受傷了!

— — — — — — —

[照片]

受傷了啦Σ(゚Д゚;≡;゚д゚)

前輩們說因為我受傷了所以今天讓我早退了!Yeah!(ノ>ω<)ノ

討厭訓練……所以我說,Noct的旅行要不要找個戰鬥力比較高的人去吼?我不喜歡訓練,想要不去了……(泣)

-Prompto Chocobro

— — — — — — —

—————————————


我走到客廳又打開了手機,軟弱的我忍不住給你發了個信息。我擺出了平日那副笑容,和自己的傷口拍了張照片發給了你。信息才發了沒幾分鐘,你就立刻撥了個電話給我。「Prompto?!傷口怎麼了?!怎麼弄傷的,你現在在哪裡?」你緊張的對著我大吼大叫。「我在家裡。」我用有點沙啞的聲音答你。「別亂跑,我現在讓Ignis過來。你待會去開門給他。」你說。「嗯,知道了。掰掰。」我說完就掛了電話。過了一會兒,家裡的門鐘便響起了。

我走到玄關,鞋子也沒穿,就只穿了雙襪子便踩在鏡子的碎片上。我開了門給Ignis,笑了笑的給對方打了個招呼。Ignis提著包紮的用品,有點難以置信的看著我。他抬頭看了看沒開燈的房子,又低頭看了看我正踩著的鏡子碎片,他該是察覺到了那上面的血跡吧。「Prompto,進屋子再說。小心腳下。」他不忘叮囑我小心被鏡子碎片割到腳。我讓他進屋以後便關上了門,伸手摸到開關便開了燈。Ignis讓我坐在沙發上,他伸手握住了我受傷的右手。「幸好沒有傷及神經線。」他用鉗子拿起棉花蘸了點酒精,然後刷在傷口上。「沒關係。即使我的手廢了也可以的。」我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即使再也拿不起槍,你也覺得沒有問題嗎?!」Ignis有點激動的說。「對啊。我討厭自己。實在是……已經不行了。」我強行撐起一個微笑對Ignis說,眼淚又再次落下。Ignis看了看我,然後就繼續靜靜的包紮著我的傷口。「不想活了。」我這樣的跟Ignis說。他坐在我的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吧。有什麼心事,都說出來吧。我們,不,他不會想看到你這樣的。」Ignis說。「他不會想看到我這樣?別說笑了!!我喜歡的人要結婚了,我要怎樣開心起來?我不恨Lunafreya殿下,我恨的是自己!我真的……是恨那個什麼都不敢做的我。」我隨手拿起手機就摔到地上去。Ignis有點擔心的看著我,然後他站起身撿起了手機遞給我。「Noct也是逼於無奈的。希望你理解。」Ignis對我說,然後走到玄關把鏡子碎片清理好。「請你也好好的珍惜自己。」他說畢便離開了。只剩下我一個坐在沙發上。那天我買了好多酒,在家裡喝了很多,醉得像爛泥一樣的躺在床上。

—————————————

— — — — — — —

TO: Prompto

FROM: Noctis Lucis Caelum

TITLE: Ignis都告訴我了。

— — — — — — —

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

這不但傷害了你,同時也傷到了我。

看到的話回覆一下。我們很擔心你。

-Noctis

— — — — — — —

—————————————

那天晚上,我再次收到了你的信息。「Noct也是逼於無奈的。」我腦海響起了Ignis的聲音。

—————————————

— — — — — — —

TO: Noctis Lucis Caelum

FROM: Prompto

TITLE: Re: Ignis都告訴我了。

— — — — — — —

不小心在玄關摔倒,結果一拳打到鏡子上面了(๑´ڡ`๑)

沒事的~Noct不用擔心我!我可精神得很呢!

喝了點酒所以才會摔倒的!請告訴Ignis我已經好很多了!

還有謝謝他幫忙包紮哦!

-Prompto (´▽`ʃ♡ƪ)

— — — — — — —

—————————————

於是我這樣回覆你了。然後我就這樣躺在床上睡到隔天下午,連警備隊的訓練也沒有去。理所當然的,在我醒來時,我的電話裡顯示了好多通未接來電,那裡面也有你的。後來你再撥電話來的時侯,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接了。「喂?你終於肯接電話了嗎Prompto Argentum?!沒事的話幹嘛喝酒?沒事的話幹嘛要說出不想活之類的話了?沒事的話為什麼把我的聯絡人名字換成全名了?」你對著電話很生氣的說。我只是笑了笑說:「對不起呢。讓你擔心了。」雖然這樣說讓你更生氣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好像就只會惹怒別人,又常常幫不上忙。「可以給我點時間嗎……?對不起。最近不知道該抱什麼的心情去面對Noct。」我說,聲音也變得有點震抖,「晚點再談吧,抱歉。有點不舒服。」你聽了以後,只是說了聲「再談吧。」便掛了電話。我看著被扔在地上的啤酒瓶,「頭好痛。」大概,這就是宿醉的感覺吧。


我又再次倒在床上,看著右手上綁著的、滲了點血的繃帶。

我以為你的心裡也許會有什麼改變了的,但是你沒有。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終於要寫第一篇會連載的文章了,覺得興奮!

會先寫好普普的視點,等寫完以後會寫諾克特的視點!

希望大家喜歡TT!!!

评论(12)
热度(22)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