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幻象。【諾普?艾普?】

*腦洞2號

*虐。

*某程度上說不上是諾普?

————————————————————————————————

「醒來吧,孩子。」一把低沉的聲音喚醒了Prompto,視線還有點模糊的他抬起頭看著男人,露出了笑容。


「Noct……」他這樣稱呼男人。


男人聽了以後滿足的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Prompto的臉頰。「乖孩子。」他稱讚了Prompto。男人把帽子脫下扔到一旁,拉了拉恤衫的領子。他一手托著Prompto的下巴,舔了舔Prompto的臉。但是,他並沒有要對眼前的實驗對象做些什麼,光是看著對方的反應,就足以讓男人——Ardyn滿足了。說實話,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孩子可以怎樣避開帝國的線眼,可是一旦抓到了,要對這個實驗對象的腦袋做些改動絕對比生火還要容易,畢竟他流的是帝國的血啊。「吶,我是誰?」Ardyn彎下身,指了指自己,叫Prompto說出自己是誰。「Noct,你是Noct啊……」Prompto口齒不清的答。「嗯,很好。」說畢,Ardyn用一條黑色緞帶蒙住了Prompto的眼睛。「不用怕,沒事的。」他在Prompto耳邊小聲的說。


「開始吧。」Ardyn彈了一下手指,機器運行的聲音開始響起。被綁住了手腳的Prompto隨著機器的運作而開始掙扎著,他的腦海中閃過了好多回憶,那裡面有他第一次和Noctis握手的事,有他為了成為Noctis的朋友而減肥的事,有高中開始第一天和Noctis說話的事,也有他和Noctis在旅行中遇到的事。「唔、哈啊……Noct…」Prompto的腦袋疼起來了,他用力的想要擺脫緊緊纏在手腳上的黑色緞帶,可是他逃不了,反而留下了一道道紅色的痕跡在四肢上。「不行,會逃跑的是壞孩子。」Ardyn在Prompto耳邊低聲的說。Ardyn示意身處另一間房間的魔導兵關上機器,然後他走到Prompto身後解開了用來蒙住雙眼的黑色緞帶。「哈、哈啊……」用力掙扎讓Prompto氣喘虛虛。Ardyn蹲在Prompto身前,他伸手擦去Prompto額上的汗珠,看著這個眼神空洞的「木偶」,他滿意的笑了笑。



「Gladio,我好像聽到Noct的聲音。Noct,是你嗎?」Ignis拿著手杖向著聲音的來源走去,而Gladio則負責保護著失去視力的Ignis。「Ignis?我在這邊!」看到漸近的熟悉身影,Noctis向兩人叫去。好不容易終於會合的三人找了個地方休息,他們決定先救Prompto離開,然後再駕著雷格里亞離開這個鬼地方。「Noct,我不想這樣說,但我有不好的預感。」Ignis在出發前這樣的跟Noctis說,而Noctis也沒有多加理會,他只是想快點找到Prompto。


透過監視器,Noctis一行三人很快就確認了Prompto所在的位置。輕易的解決了附近的魔導兵後,Noctis終於找到Prompto身處的監獄了。「Prompto!!」Noctis向Prompto喊去。眼神空洞的Prompto抬起了頭,看見Noctis的他張開了口。


「……不、不要過來!」


Prompto面上添了幾份驚慌,他用力的掙扎想要後退。「Prompto?是我。我是Noct,你忘了嗎?」Noctis邊說邊慢慢靠近Prompto,可是對方卻沒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你不是Noct!走,不要靠近我!!」Prompto用盡力氣的喊,在他眼中,這個Noctis是Ardyn。那是Ardyn的傑作。「洗腦機器」——Ardyn這樣稱呼那些用在Prompto身上的機器,並不是要用於量產,而是為Prompto度身訂做的一台機器。Ardyn想看的,只不過是Noctis看到戀人認不出自己的反應,他根本就不對Prompto有興趣。


「哈哈哈!」Ardyn又彈了一下手指,出現在Noctis身後。「你看看,你家戀人是多麼的怕你。」Gladiolus召喚出武器想要攻擊Ardyn,但這個只是Ardyn的幻象。「你對Prompto幹了什麼?!」Noctis召喚出幻影劍,有點警戒的看著Ardyn。「沒什麼,只是很普通的洗腦而己。對那傢伙的記憶做了點手腳而己。」Ardyn揮了揮手說。「Noct!那傢伙很危險,快遠離他!」Prompto向Ardyn喊去,對現在的他而言,Ardyn才是Noctis。Ardyn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一瞬間轉移到Prompto身後。他解開了綁在Prompto四肢上的黑色緞帶,然後打開了監獄的門。Noctis跑到Prompto身前,而Ignis和Glaiolus則跟在Noctis身後,兩人都覺得奇怪,Ardyn並沒有攻擊他們,而是一直站在Prompto身後,他們猜不到Ardyn有什麼詭計。


Noctis捉緊了Prompto的手,嘗試喚起Prompto的記憶。可是Prompto只是很害怕的看著他,還一直想要鬆開被握著的手,他轉過頭看著身後的Ardyn,帶著哭腔的叫Ardyn救他。「Prompto,你不要聽他說,跟我們回去,Ignis會治好你的。」Noctis想要拉走Prompto。「不要,我不會跟你走的!」Prompto用力一甩就甩開了Noctis的手,他立刻跑到Ardyn身後,「Noct……我們要怎麼辦…」他問Ardyn。Noctis看著戀人的行為,他罵不出口,因為那不是Prompto的錯。


如果我有著成為王的覺悟,Prompto就不會在火車上被帝國的人抓走。


看著眼前的Prompto,Noctis的心就像是被一隻手用力抓緊了一樣,他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眼淚不自控的落下,而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走吧,Prompto。」Ardyn示意Prompto要離開了,而Prompto只是牢牢的抓緊了Ardyn的手臂。Ardyn又彈了一下手指,紫紅色的煙霧揚起,當煙霧散去的時侯,兩人早已經消失了。只剩下Noctis、Ignis和Gladiolus在現場。



「Noct,我覺得好幸福。」Prompto微笑著說,天知道他正牽著的是Ardyn這個混蛋的手。

「乖孩子,你今天做得很好。」Ardyn模仿著Noctis在Prompto額上留下一吻,他領著Prompto到一間房間,裡面就只放著一張床,一張舒適的雙人床。他讓Prompto躺在床上,然後他又用黑色緞帶綁起了Prompto的四肢,也蒙起了他的雙眼。


「好好睡一覺吧。」Ardyn又彈了一下手指,然後從這間密室消失了。

———————————————————————————————

後記。

雖然平日沒有很喜歡艾汀大叔,可是我就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艾汀x普普的糧很好吃。(幹

大概是因為普普被抓到帝國基地那一章吧。看過一篇同人條漫是艾汀大叔親自調教被綁住的普,天啊好好吃。

覺得自己好像被邪教推銷了。

常常在開虐的我早晚有一天會收到刀片。大概。(不,我真的不想收刀片,請不要真的寄給我(驚恐)

评论(8)
热度(12)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