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ri大大敏

來自港家的COSER,文筆不怎麼好的文手一個。
最近跳坑: FFXV(諾普) 刀劍主吃沖田組
歡迎搭訕。

Instagram: Kaori8D
WorldCosplay: https://worldcosplay.net/member/68101
噗浪: https://www.plurk.com/Kaori8D

【FFXV】但是你沒有。(4)【諾普】

*Prompto視點

第一話往這裡跑-> 

第二話往這裡跑-> 

第三話往這裡跑-> 

—————————————————————————————

旅程路上我們四個總是被說像是一家人,我和你像隻小陸行鳥一樣吱吱叫,然後Ignis和Gladiolus就像農場裡的老夫婦,細心的照顧著陸行鳥們,看著他們慢慢的長大。我真的很希望每天醒來張開眼時,就是這樣歡樂。


有一次,我們在休息站的旅館住上了一天,晚上的時侯我坐在天台上看著星空,然後你來找我了。「喲~」我轉過頭來跟你打了聲招呼,然後拍了拍身旁的空處示意你坐下。你有點意外,但還是坐在我身旁了。我們就這樣坐著,誰都沒有先開口,就好像我們之間沒有發生過「那天」的事一樣。我抬頭看著夜空,那上面全都是星星,真可惜我把相機遺忘在房間裡了。雖然我很喜歡拍照,但是更喜歡把所看到的都留著記憶中。相機就是相機,那只是一台機器,跟我所看見的總是有點不一樣。就像你呢,照片拍的總是很好看,王室每年都會公怖一些官方的照片,那上面的你穿著一套燙得筆直的西裝,胸前放著Lunafreya殿下最喜歡的花,而你的眼神總是很認真。可我記憶中的你,卻是一個不愛吃蔬菜、睡相很差、很容易就害羞的人。「Noct,可以跟你談談嗎?」我微笑一下,垂在半空的雙腿踢了踢說。「好啊。」你答。「今天的星空很美呢。」我指了指遠處說。「不知道以後每一天是不是都會這麼無憂無慮呢?其實,我很不安呢。婚禮的日期越來越近的時侯,我會常常在想,啊,如果今天不會醒來,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呢。」你轉過頭來看著我,表情有點驚訝。「Noct,可以告訴我嗎,信中說好的那件事。」我苦笑著說。「……好吧。」你把視線轉移到天上的星星上,「結婚的事,某程度上是政治聯婚吧,這件事你也知道的。雖然現在王都已經……。但婚禮還要繼續進行,這樣我才有機會奪回掌控權。」


「我聽見了Noct的夢話了,你說你不想結婚。我想問的是那個。」


「我和Luna是青梅竹馬,可是我對她並沒有那種意思。而且她早就有心上人了。但是父王說,神巫是協助國王的關鍵人物,如果我和Luna結婚了,會對我的將來更有利。」你淡淡的說著。「那麼為什麼那天你把請帖拿給我的時侯看起來很開心?」你聽見之後,有點不好意思的欲言又止。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回答,「神巫本來的角色就是協助國王而己,Luna表示她結婚以後也會繼續到不同的地區進行祈禱的工作,所以Luna會在公眾場合和我一起露面的機會應該很有限。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和她的婚事就只是很表面的政治聯婚而己,所以儘管我去發展另一段……呃,認真的感情路線?之類的啦,也是很正常的吧?」說著說著,你的臉便紅起來了。「認真的……感情?和誰?」我翹起腳,撐著頰問。「Prompto Argentum,不要在那邊變本加厲哦。」你一手捏著我的下巴。「啊,有流星~」我的視線從你的臉上移開,看見從夜空中劃過的流星,我有點激動的揮了揮手指著遠處大叫。「希望每天都可以和Noct在一起。」我撥開你的手,然後雙手合十,趕在流星消失前閉起雙眼小聲的許願。「我可沒答應你喲?」你站起身,懶洋洋的伸了伸懶腰,「去睡了——。」你裝作打了個呵欠便回去房間了。


那天晚上,雖然你和Ignis同床睡,我以為你會再一次的說夢話,但是意外的,你沒有。在那晚和你談過之後,你再也沒有說過夢話了。


隔天醒來,我們收拾好行裝便又騎著陸行鳥展開旅程。你以為我傻的不知道你口中講的「認真的感情」的對象是誰,所以那陣子你對我特別好。我嚷著要吃喜歡的料理,你會特地拜託Ignis製作;我說要去陸行鳥哨站看看,你是第一個答應我的;我說我想去拍照,你也會特地說服Gladiolus陪我們到處跑。那些日子我真的好幸福,幸福得我以為自己在發夢,堂堂路西斯王子為了我,竟然都把我喜歡的都放在優先處理的次序。可是同一時間我覺得好揪心,我不知道,我這樣是不是害了你。即使就如你所說的,大家都只把你和Lunafreya殿下的婚事看成普通的政治聯婚,可是我並不如Lunafreya殿下一樣大方得體,我不懂禮節,不懂要如何跟王室的人相處。最重要的是,我的身份並不容許我和你有這種關係——這種超過友情以上的關係。因為我是個叛徒,即使小時侯我是在王都長大也好,我始終流著帝國的血,我配不上路西斯的王子。


有一個晚上,我們的旅費比較充足,所以你讓Ignis和Gladiolus同一個房間睡了。「Gladiolus太胖了,你們兩個各自睡一張床會比較舒服吧?」你說。我和你睡的是雙人床房間,其實我知道你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意,可是打開門的那一瞬間還是覺得好尷尬。你走進房間後,第一時間便把鞋子脫掉然後往床上撲去,我關上了門之後嘆了口氣。「吶,為什麼是雙人床?」我皺起眉問,「Noct睡相超差的。我還是睡地板好了。」你坐起身,然後拍了拍床邊。「一起睡不好嗎?高中畢業以後我們都沒有再一起睡過啊。」我把靴子脫掉,整齊的放在衣櫃前,然後我回答你:「那是逼不得已的啊!誰叫Noct一直不讓我走要我陪你玩遊戲!」你瞪了我一眼,「Prompto不也是玩得很開心嘛?我又沒有把你鎖起來不讓你回家。再說,跟我睡很痛苦嗎?」你雙手抱著胸,有點不滿的問。我點了點頭,然後你一手把我拉到床邊去,接著便把我的外套脫掉扔到地上。我不解的看著你脫掉自己的外套和手套,你伸手過來想把我的手套脫掉,可是我下意識的便把手縮開了。「幹嘛?你要帶著那個睡覺哦?」你問。了解到你並不是想要做什麼奇怪的東西之後,我像是放下心頭大石的嘆了一口氣,「手套可以脫,但是Noct能答應我,手帶可以不脫下來嗎?」我低下頭,不敢直視你的臉,「那個……是守護符之類的,不可以隨便脫下來的!」我掰了個藉口來說服你,你聽了之後也沒有強逼我把手帶脫下,「好吧。說起來,之前在迷宮裡撿到了友情手鍊,我沒有想到要給誰。這個就當作是我給你的守護符吧。」你從外套的口袋裡翻出了一條銀色的小鍊子,上面鑲了一顆閃閃發光的小石頭,你小心的幫我繫上了手鍊。雖然你說這是友情手鍊,但在我心中這就像是定情信物一樣,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這條手鍊,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記住這一刻。我忍不住落下了眼淚,嚇得你不知所措,「所以Noct是在跟我表白?」因為哭腔而變得難以理解的字句從我口中溜出,你聽了以後沒有說話,花了點時間猜測我的字句以後,你紅著臉的點頭。


「你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嗎?」我雙手捂著不斷流出淚水的眼睛,這句話既充滿了幸福,也是由滿滿的悲痛所造成的。「我從高中就開始一直等,已經過了五年了,你知道嗎?Noct真的好狡猾!」


你靜靜的抱著我,「對不起。」你說。我並沒有生你的氣,也沒有怪罪於你,只是我等得太苦了。我曾經問過自己,值得嗎?我知道這個選擇並不會有結果,可是我願意等下去。你的手撫上我的臉,這次我並沒有躲避;你吻了我的唇,這次我並沒有打你。你安撫了我的情緒以後,便摟著一起入睡了。


然而,隔天早上起來,我以為一張開眼就是你的睡顏,一醒來就是在你懷中裡面,但是你沒有。當我醒來以後,你只是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窗外。


我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但從你的背影,我看得出發生的並不是好事。


——TBC。


——————————————————————————————

後記。

\感冒了/\今天打工請假了/

\說好要辭職可是因為financial的問題還是要繼續打工了/

\啊哈好忙!!!!/

不過我的老闆娘有提出想我留下,所以我大概會跟她談一下假期和加薪的問題。希望她會好好考慮一下。(兼職的我可是在上全職的時數)

說起來這篇真的不知道要寫多久,總是在開虐,我應該是會被太太們捅死的了。(逃

评论(4)
热度(8)

© Kaori大大敏 | Powered by LOFTER